“天知地知春去秋来,风起云起君生吾息。”

[喻王]Staring at you(01)

*架空世界,微未来paro,喻队0210生快!

*科学家×少校设定,欢迎捉虫(x)!

*HE吧!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你迟到了许多年,可我依然为你的到来而高兴。”

                                                                                           ——阿赫玛托娃


“王杰希,好久不见。”

哪怕被贝雷塔92F的枪口抵住掌心,喻文州面上笑容依然不减,实验室中各式病毒培养基的味道也没能让他皱一下眉头——因为这已被主人精心处理过。

王杰希冷静地对上他的眼睛,“喻少校,病毒可以感染阿米巴变形虫,病原体也已经分离正在做测序,请回。”他侧着身面对喻文州,想要把枪口再抬高一寸。

只可惜来者不善。

喻文州仍然微笑着,以不容抗拒的姿态抵住银漆的枪口。腕上高频电波一触即发。

沉默对峙间彼此眼神交锋多次,喻文州也在疑惑,王杰希大可一枪打发了他,他身为联盟首席病毒学家,不仅传闻加身,更是享有诸多特权。

特权之一就包括,哪怕蓄意伤害少校级军官,也可免上军事法庭私下发落。

但他手上戴着特质的防弹手套,最新的型号,足够抵消掉大部分伤害。

思忖片刻,喻文州眼中的冰冷也可与王杰希平分秋色,唇角笑意却盈满,不顾对方趁机上移枪口,左手指尖利落按下磁盘。

王杰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同时右手也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迷迭香气与消毒水的味道缠绕在一起,见缝插针地钻入伤重之人的鼻孔,扰得王杰希大脑混沌。雪白的天花板映入眼帘,才算是驱走了那可怕的梦魇。

梦里他与喻文州从尸山血海中缓慢爬出,心脏顶着小女孩歇斯底里的哭喊声。

心中是许久不曾出现的惶惑和震惊,他想要质问前头那人是怎么回事,却被人一把扯起,头也不回地向蓝天那端跑去。

如血残阳堪堪照拂那摇摇欲坠的老楼,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焚尽了那些感染了病菌的尸体,同时也毁灭了他最后的希望。

那女孩死前的目眦欲裂还印在他心里,化为一阵火燎般的痛,遽然袭入肺腑之中。

他强撑着走完最后一段路,肺却还像火烧一般,激得他后背冷汗涔涔,恰如落雨打湿,刚好浇灭烈焰。

 

 

大梦初醒乃七年之后。

梦里的人将一把贝雷塔92F送来他跟前,金属质感线条冷冽,一如那人笑意冰凉。

“里面不是子弹,是麻醉剂。”

王杰希将手回缩按在床垫上,想借力起身来拆解手枪,但手还没使力,大脑中一阵眩晕便一举击溃了他接下来要做的所有动作。他强忍着,向喻文州狠狠地甩了个眼刀过去。

那人一副悠哉悠哉好整以暇的姿态,显然对此情形是意料之中。

喻文州笑意似弦月高悬天幕,那般安然地嵌着,便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世人。他的眼中倒映出王杰希此时所有的无措、愤怒与疑惑——那样的愤怒与悲哀,令他心头都一颤。

“王教授,从今天开始,有关你实验室的一切防卫工作便由我接管。”他似乎没有听见王杰希的解释,只是漫不经心地看了眼时间,语气柔和了些,“从现在开始,你有72小时的静休假,你的身体机能还没有完全恢复,刚才你也感到一阵眩晕了吧?没关系,那是免疫系统的自然反应。”

王杰希没有接话,他偏过头去,神情冷淡。换防?微草科学院的安防一直都是由黄少天主管,莫名其妙换防干什么?嗯,但能不再听那个人聒噪也挺好的。

他闭着眼睛养神,好歹是学过医的人,根据打的点滴和用药来判断,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虽然心底的疑惑不断地生根发芽,但直到生成藤蔓攫住心脏,他也没去问对面的人——那道横亘于两人之间的深深的裂谷,使得彼此的一切作为都显得顺理成章。

敌对也好,不然有些事情他还真没法释怀。王杰希自嘲地想,真是搞笑,他用来保命的最后一招不是为了防间谍或者杀手,而是为了防那个曾与自己朝夕相处,甚至可以说是亲密无间的战友。

有关对方的一切,都成了一份绝密档案,锁在记忆深处。梦中也偶尔会有他的身影,不过更多是以死神的姿态睥睨,难与温和二字有联系。

 

 

蓝雨麾下的喻文州,可谓满身是谜,他在七年之前以惊人的速度崛起,却又如星陨般落入尘埃,他的才华,原本不该困在这区区少校军衔。

以至于王杰希每次见喻文州,都要称呼他为“喻少校”,话里的嘲讽意味再明显不过。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削着苹果,鲜红的果皮绕成一圈圈的样子,一次性便削了个干干净净。拿水果刀的人眼角眉梢都带笑,与先前的决绝冷酷截然不同。

“3小时之内都不能进食,我先把这些给你冰着。”喻文州又嘱咐道。

他修长的五指轻推墙壁,如同打开了一扇冰柜门,墙中突然显出个中空地带,凉丝丝的水汽扑到王杰希的鼻尖。

“少校如果有事,可以先离开了。”王杰希说。

他手动不了,唯一有杀伤力的就只有那双眼睛。于是他目光极有力度地打到喻文州身上,即便那身军服令他觉得刺眼,甚至觉得厌恶。

——那些勋章与荣耀中,是沾染过多少人的血。

 

 

目光中的拒绝意味再明显不过。

喻文州的手指被冷气冻得一缩。他也被王杰希的贝雷塔92F给伤了,幸亏带了特质的手套,只是擦伤。

“我确实有事。”

他转身向王杰希投来一个略带歉意的微笑,语声如沐春风。少校施施然走过病床,顺便帮人掖了掖被角,又在病床边坐下。

“所以请教授您要好好照顾好自己,您要是出事的话,联盟那边蓝雨也不好交代。”他刻意加重了“出事”和“蓝雨”两个词,前者是警告王杰希不要轻举妄动,一切起居都要交代护卫,后者是要他明白,个人恩怨是个人恩怨,与组织无关。

“还有,微草…”

“有医疗器具设计图纸吗,拿来我看。”王杰希生生将喻文州的话拦腰截断。

微草,他不想从他口中听到这个词。更何况,他有自己的情报渠道,知道的比喻文州只多不少。

他抬起右手,似乎还真准备接。

床侧的人没答话,像是在思考如何回答最合适。喻文州知道王杰希的意图,原先是他试探王杰希的底线,现在王杰希也想试试了。

他想赌一赌,那把贝雷塔92F里的子弹究竟会不会对准他的眉心,亦或者,那里面根本不是子弹。于是来之前他做好多重防护,为了那个答案。

这所病房是给身份极其特殊的人准备的,一切设施都是为入住者量身定做,甚至连设计风格也可以随其心意。

但因为事发突然,王杰希并未进行定制,反倒是喻文州接手了一切。虽然这里的设施是有人严格把控监督的,但以喻文州之能,未必不会做什么手脚。

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并不好。王杰希想。

“图纸么?噢,我忘记让人画了。”

真是再敷衍不过的借口。王杰希在心中冷笑,就欲收起那装模作样的动作。

但那只手却正好被人握住。

喻文州倾过大半个身子,左手握住王杰希的右手,右手制住下方人的肩胛骨,他深黑色的瞳孔对上王杰希的琥珀色眸子,若望穿秋水,则见那黑眸深处有滔天火海,有伊人如画,有思念有关切有沉痛有不舍,万千情绪都聚于其中。

王杰希一愣,等反应过来,他几乎是下意识就冷下脸。他微微抬起下颔,以沉默姿态与他对抗。

“王杰希…”他听到眼前的人低语,似梦呓般,轻轻坠入他心里。

真的很轻,哪怕是对方唇瓣近在咫尺,语声依然恍若未闻。

他有一霎失神。

“喻文州。”他听到自己冷静地开口,“事实就是那样,你改变不了。”

他看到他眼中火海归于寂灭,而有人遥遥独立于废墟之上。

“而且,”他干涩地道,“我的心,在它该在的位置,你动不了。”




TBC.



Next.



可能后续还要改很多次…

评论
热度(19)
© 君生吾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