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知地知春去秋来,风起云起君生吾息。”

[喻王]Staring at you(02)

*架空世界,微未来paro,绝对不是傻白甜(…)

*科学家×少校设定,略专业,欢迎捉虫(x)!

*HE吧!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在某个遥远的时代,我和你双双从这里经过。”

                                                                                           ——阿赫玛托娃


王杰希趁喻文州愣怔的片刻挣脱了他的手,再次藏在了被子中。他没有管对方还按在肩部的右手,因为确实没有力气去摆脱束缚了。

仅仅是高频电波攻击不可能让他束手无策到如此地步。

喻文州到底想干什么?

除了手部的灼伤,他的中枢神经系统也遭到了攻击,因此很可能又再陷入昏迷状态。

说来也是他防备在先,虽然前车之鉴放在那儿,但毕竟枪里只是麻醉剂。况且,他被伤这件事应该已经上报到联盟总部了,按烟雨那位办起正事来雷厉风行的态度,喻文州应该早被监禁了。

可对方好端端的坐在这里。呃,不,是以这种姿势望着自己。

“喻文州,你下去,我要报警了。”

“换个安防没必要这么大阵仗,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索性直接问了出来,也没指望喻文州会说实话,只是想让他转移下注意力,自己能够专心分析下目前形势。

诚然对方的鼻尖已经近在眼前了。

喻文州认认真真端详了会儿面前人的脸庞,眼中忽然变幻出笑意来。王杰希的眼中依然是一潭死水,连波光明灭都没有。

“这么大阵仗?我不过是来拜访教授的实验室而已,您却一幅草木皆兵的模样,”他指了指放在床头柜上的贝雷塔92F,“敢问,究竟是谁这么大阵仗?”

这回到王杰希无语凝噎了。他甚至没有再去追问喻文州为什么。

为什么?他做事自己问为什么?他忽然失笑。

他有心防喻文州,就是因为两人之间的龃龉,那些密密麻麻的裂缝已经爬满了他的心。

坦诚相对?今生恐怕再也没有那样的时刻了吧。

 


于是他时刻准备着一把手枪,时刻准备着,用它对准那个人。用麻醉剂?不过是一时心软。他想。

记忆忽然如蝴蝶扑扇着斑斓的翅膀般纷至沓来,跨过七年时光,跃到都遍体鳞伤的彼此身上。而那相识的一切最终飞入匣子,然后上锁。

他想打开那个匣子吗?

其实他是想的。

 


“你和传闻中的喻文州很不一样。”

“你和传闻中的王杰希,倒是一模一样。”

多年前在青山之巅,两位少年客套了一番过后,相视一笑。

一人着白色长风衣,右手拎着个简易的医药箱,一大一小两只眼睛,此时都注视着对面的少年。

少年那般挺拔地站着,阳光在他脸上镀了层金色,显出一层浅浅绒毛来,衬得他眉眼温和,唇边挂一抹笑。他只穿了简单的黑衬衫,没有任何修饰。

这是故事的开始,恰逢其会。

 


“为什么要转移?病毒毒株减毒工作都已经接近尾声了。”

王杰希没取下口罩,声音有些闷闷的。他此刻穿上了特制的防护服,戴着手套捣鼓着桌上的瓶瓶罐罐,没回头去看喻文州的神情。

因而未见他眼中不言而喻的担忧。

喻文州也和王杰希一样,一身白,活像被粉刷过一般。但不同的是,他的双手沾满了黑色的血,以及一些不知名的丝状物体——总之看起来十分可怖。

“这个镇上几乎没有活人了,这种病毒的自我复制速度很快,传染性又强,你可以把毒株带回联盟继续研究,做出来的疫苗还可以继续救人…”

他还想说一句话,我怕你也被感染。

于是像是心电感应一样,王杰希回答了他的话。

“我不会被感染,我来之前制定过专门的针对方案。”他顿了顿,“你说人死得差不多了?那那个小女孩呢?就是我们刚来的时候见过的那个。”

他的语气是掩饰不住的焦急,如果不是他手套上染了化学调剂,估计就要转过身来按着喻文州的肩膀质问了。

“她已经被感染了。”喻文州平静地说。他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传播途径无非就那几种。

风推开没有闩的木门,黄沙被裹挟着撞进屋子,叮叮当当带倒了一排罐子。死角处的蜘蛛网仍然固执地盘踞在那,被掀起的灰尘都朝两人扑去。

喻文州避了开来。而王杰希只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直起脊背,连身子都没有转。

他的工作台正靠在窗边,于是抬眼望去,对面是红砖瓦砌的老房,街道上飞沙走石,不见一人。

喻文州上前去,想要说点什么,但又想起自己的手好像不太方便,于是迈出去的那步只好停住。他想了想,于是又迈出了一步,和王杰希并肩站在一起。

“我很久没回微草了。”

他听到身旁的人说,语声中有淡淡厌倦和思念。

于是他笑了笑,将沾了血的双手背到身后,说道:“我也很多年没回蓝雨了。”

王杰希摸不准他话中的情绪,想来当日在山巅之上,他对喻文州说让他多点真心实意的笑,不要老是半真半假的样子。而那时他也只是笑着回答“彼此彼此,教授你的心思我也猜不透”。于是两人就此缄默。

“什么时候走?”王杰希问。

这个问题再简单不过,但喻文州闻言却沉默了几秒。

“明天。”他回答。

残阳如血在窗台上铺开,在喻文州的眼中,那正好映出一幅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画卷。

 

那个女孩死于直升机投放的炮弹下,她死前被隔离在自家的阁楼上,撞门砸窗她都做不到,只能靠喊。

她看到旧楼旁有两个熟悉的人影,一个拉着一个向落日的方向跑去,跟在后面那个有些趔趄。

她几乎是下意识就喊出声,她见到第二个人回头看了她一眼,不知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些悲伤。

于是她抬头,望见天空中的直升机投下炸弹,黑烟与她擦肩而过。她下意识地惊叫。

而后那声音虽逝在硝烟里,却又在另一个人心中不断响起。

并成为他心上一个永远不可能结痂的伤口。

 


从此那些悸动的心跳,温热的鼻息,雪中送炭的真情,都湮没在那场年少的大火里。

又恰逢一次大雨,将心头的火浇得干干净净。

 


后来微草与蓝雨逐渐对立,蓝雨的研究计划少有王杰希赞成的——而蓝雨这些年来防卫工作少有纰漏,却在对微草实验室的防卫上出了空当,导致王杰希差点葬身毒窟之中。

喻文州对此闭口不提,却自愿向联盟负荆请罪。

王杰希这些年也深居简出,似有隐退之势。

 


“喻文州。”

或者叫喻少校更合适。于是他又改了称呼。

“喻少校,我实名反对贵部的生物武器计划,这有违人类基本道德。”

他在众目睽睽下站起来,目光直逼台上那人,眼中满是不解和憎恨。

喻文州少校戎装加身,肩章在灯光下熠熠生辉,金红蓝三色交错。他不怒反笑,那种洞悉一切的神情,令人不安。

王杰希也没收回自己的话,以至于全场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一时间没人敢戳破这低气压。

“我去王大眼你什么意思啊这根本不是他提出来的他只是报告一下而已有必要这样吗…”蓝雨的黄少天突然跳了起来。他和喻文州私交不错,好友被莫名其妙拉来做什么报告,他本来就不爽,特别是在听到那个计划时他更是一肚子火,此时看到喻文州被误会,自然也是沉不住气了。

台下窃窃私语声也逐渐散开,一旁的郑轩赶紧扯了扯他的衣角,示意他这是什么场合,打抱不平可以私下去。

喻文州没回答黄少天的话,反而站在台上,向王杰希遥遥地一欠身。

“不,王教授说得对,这个计划确实欠妥。”

凭直觉,王杰希觉得他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

 


喻文州说是他还有联盟委派的任务加身,不好在王杰希这里多留,于是匆匆扔下图纸就离开了。

王杰希看着他将图纸摊开平铺在被单上,总算意识到自己思绪跑得太远了。

但等等?喻文州把图纸给他了?他的灵台突然瞬间恢复清明。

“你先去,我会看。”饶是心中再怎样波澜起伏,他面上神色依然不改。

他用眼神叫住喻文州,对方正在和护士长商量有关饮食起居的问题,闻言却也只是偏头朝他笑了一下。

王杰希没理他,认真推敲起了面前的这幅图纸。嗯,设计很符合他的风格,可以看得出定制者对他肯定是了解颇深。

他开始琢磨起了布防,那些密密麻麻的红点直接涌入他眼眶,令得他心中不断跳出问号。喻文州明摆着是不想让他出这间房,门口的守卫都是最精英的S级,哪怕他当初军方格斗术修得不错,要一次性打那么多也是零胜率,更何况他现在还有伤在身。

他心中响起了一阵悠长的叹息——不过就这样待在这里也好。

“这里是哪里?”好半响他才想起来提出这个问题。

这种相当于小型疗养院的病房,在全球各地有很多处,不一定就是靠近微草研究基地的那所。他抬起头来,目光在四周巡逻。

墙体本身是通风透气的,落地窗就犹如一道透明的水幕从天落下,王杰希将视线投向窗外,不禁微怔了一下。

白色如狂风浪潮般席卷向大地,几缕柳絮般的雪堪堪绕在针叶上,那将滴未滴的绿色,正好告诉了他这是什么地方。

只有在阿尔卑斯山海拔800米以下的地方才有这般景象。

 


阿尔卑斯山啊。

是他曾和那个人提起过的,他退休之后最想去的地方。



TBC.



Next.



嘛…一个回忆杀(划掉),也许还有补充[…

评论
热度(13)
© 君生吾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