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知地知春去秋来,风起云起君生吾息。”

[喻王]Staring at you(03)

*架空世界,微未来paro,绝对不是傻白甜(…)

*科学家×少校设定,略专业,欢迎捉虫(x)!

*HE吧!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除非我们用爱去对待一个人,否则我们无法了解他。”

                                                                                                  ——泰戈尔

 

没人回答。

他的话落在空气中,没有涟漪荡起。

噢,那人走了。王杰希有些怅然若失地想。

无论是当初观点上的对立,还是后来死神面前才认清的真情,亦或者当初那女孩的横死,都一道道镌刻在他心上,将二人之间划分为楚河汉界。

情短恨长。

——只会如此。

 

 

这三天时间不能就这么躺在这里。王杰希想。

于是他用秘密手段只会了自己的情报投递人,用以调查喻文州的行踪。

老师,情报渠道被渗透了,现在只能由我与你直接通信。这是高英杰传来的消息。

“嗯?”一个长长尾音上挑,表明了王杰希心中的疑惑,“距离开始渗透有多长时间了?”

“……两年。”对面的人停顿了一下,略微有些苦涩地道。

高英杰能想象出那张脸此时的震惊,甚至面覆寒霜。作为王杰希被王杰希寄予厚望的继承人,他也算是最了解王杰希的人之一。

对于王杰希和喻文州之间略显微妙的关系,他就算不心知肚明,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老师?”他试探着,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渗透我们情报渠道的就是两年前计划暗杀你的那个组织,虽然不久之前它被喻前辈连根拔除了,但以防万一,我还是亲自来和你汇报的好。”

“喻前辈接到的任务,是深入第四纪冰川内部进行远古病毒考察。”高英杰接着说道,他见王杰希没有回答,也不敢去揣测他此时是个什么情绪,“最近发现了一种史前巨型病毒,联盟本来想委派我们微草去的…因为你受着伤所以…”

“在哪?”王杰希的声音传来,极冷清,极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

“啊?哦…就是在你现在修养的地方,阿尔卑斯山附近。”高英杰回答。同时他心里也隐隐有些担忧,以老师的性格,不会不管自己身体就直接跑去找那位吧?

他知道这里的防守很森严,但以老师的能力…也说不准啊。不过他没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老师会有自己的判断的。

而王杰希此时内心却被不断涌来的疑惑缠绕着,不得不说,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理智确实快掰不过情感了。他很想现在就把喻文州叫来质问,问他一开始为什么要来找他,问他为什么要换防,为什么要攻击他的神经让他重伤到现在——如果不这样,他现在明明可以去帮到他。虽然说史前病毒感染当代人类的可能性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从他当初研究的病毒只能感染阿米巴变形虫来看,确实是那么回事。

对于王杰希来说,想了但不做和不想没什么区别,于是他立即就下了命令。

“将W.Y.派去支援他。”迟疑片刻,他还是决定这么做了。

加上之前的一系列推测,这次行动确实不简单。但喻文州为什么要费这么多周折瞒他?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可以毫不费力就获得真相?

他早就想让他去救?他早就知道自己不会眼睁睁看他送死?

当王杰希意识到这个答案的时候,面上不禁有些抽搐。把他重伤关在病房里,又让他派仿真机器人去救自己。当真是好算计。

不过。王杰希扶额。这次,就算败给你了。

 

 

“我去!你竟然来了!”烟雨的女队长被突然瞬移到面前的W.Y吓了一大跳,不禁向后连连退了几步,差点撞到树干上。

喻文州也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过来,当熟悉的身影突然闯入眼帘时,他也不禁愣了愣。

虽然早就知道那是机器人,可他还是情不自禁地认为那就是他。

但是,怎么可能让他亲赴危险呢。他唇角微微勾起,向W.Y优雅地一欠身。

“你好,蓝雨,喻文州。”

面前的机器人无论外貌和气质都与王杰希如出一辙,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简直与他一模一样。

W.Y没理他,反而是转过身去和尚处在震惊之中的楚云秀解释,“我不是王杰希,只是根据他个人数据而造出的仿真机器人。我的能力无限接近于他,虽然拥有自己的自主意识,但也受到他本人的实时监控,所以你可以对我放心。”

楚云秀懒懒地一摆手,心说要是他本人真来了,那这场戏就有得看了。

W.Y沉吟了一会儿,“我曾在阿尔卑斯山进行过考察任务,对这里的地形比较熟悉,所以听我指挥?”他依然没看喻文州,偏头向楚云秀询问道。

“OKOK,听你的。”楚云秀爽快地回答。她对王杰希委派出来的人还是有极高的信任度的,况且在此之前她也在愁这个问题。

“我说王教授,你对我是有多大敌意,你对我针锋相对也就罢了,连派出来的机器人都要欺负我。”

他的语气半调笑半认真,眼中风情在月下晃荡,疏影横斜,层层叠叠打在他身上,却也掩不去那人唇角笑意。

楚云秀打着勘察地形的名义,早闪一边去了。而烟雨的队员也只是隐在暗中防卫,没人敢把目光投向那两“人”——他们会被闪瞎的。

大家心说前辈啊前辈,你和他当面相处的时候不这样,对着一个机器人却这般调戏。队员们纷纷仰天长叹。

果不其然,正在沉思的W.Y转过身来,月下的他沐浴着一身清辉,眼眸中数据不断流过。他似乎在思考目前是个什么情况,自主意识的存档好像不够用了。

于是在不远处的王杰希三下五除二就接手了机器人的控制,回答道。

“喻文州,彼此彼此,”他冷笑着,但想了想又道,“行动很危险,你要当心。“

不知何时,喻文州已经上前来。他一手扣住W.Y的腰,另一只手细细摩挲着他的脸颊,描绘着他面部的轮廓——指尖的沉着优雅,像是在描摹名画。

王杰希意识到他的脸温度似乎升高了几度。

“你…”他想再叮嘱几句,可过了半响,也只能拖出个悠长的叹息。

“杰希啊,你说,我们斗了多少年了。”他将唇贴近他耳畔,温热的吐息在机器人冰冷的肌肤上游走。

“你当初拒绝我,说是因为你父母不同意。可如今他们已魂归故里,你还要继续这样吗?”

“你一次次把我推开,是真的不想靠近我吗?”

“我不知道当初在实验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你重伤成那样,但我的心意,你可知道得一清二楚。”

“你这次,还是要拒绝我吗?”

他一连抛出几个问题,隔着这冰冷的高科技造物,越过数以万计地数据洪流。

再一次,向他告白。

 

 

他只要一个答案,那个可以让他释怀所有的龃龉和争执的答案。



TBC.



Next.



后续有车√

评论
热度(8)
© 君生吾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