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知地知春去秋来,风起云起君生吾息。”

[喻王]Staring at you(04)

*架空世界,微未来paro,绝对不是傻白甜(…)

*科学家×少校设定,略专业(有英文句子啥的),欢迎捉虫(x)!

*HE吧,这章有车,第一次写后续还会改很多次!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在命运之书里,我们同在一行字之间。”

                                         ——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

 

“我接受你。”

“而且,我从来没拒绝过你。至少在我心里是这样。”

王杰希字正腔圆地道出这段话,幸亏他此时不在喻文州身边,否则喻文州就能看到他耳根已经红透了。

他第一次感谢喻文州让他受伤,隔着千里时空,他终于能够放下心防。

但下一刻他的脸突然染上薄红。

喻文州的唇,轻轻擦过他的,不,应该是那个机器人的嘴唇。

“质感不错啊。”他还有些留恋地按了按自己的唇,“杰希你什么时候也帮我做一个啊,外出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也让他陪你聊聊天。”

王杰希已经说不出话了,或者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心中突然有莫名的嫉妒升起,但不消片刻又散去。

他嫉妒一个机器人做什么?他摇摇头把那丝异样的感觉甩去——更何况这是他派去救喻文州的机器人。

“你们,秀够了吧。”

楚云秀点了根烟,缓缓从树后走出来。

“够了。”喻文州笑吟吟地道。也不管面前的“王杰希”什么反应,施施然地走到了树下,把机器人一整个儿地晾在那。

“你是来执行任务的还是来表白的?”机器人冷冰冰地开口。

楚云秀一口气没收住,咳嗽了几声。

“你和他表白?在这种情况下和他表白?人家会答应吗?”楚云秀朝喻文州扔了个白眼,烟也不抽了。

“他答应了啊。”

语声中笑意不减。那样的笑,即便此刻不在他身边,也让王杰希的心轻轻震了震。

让他说出实话也真是豁出去了——毕竟他原本只是想呛一呛喻文州。

“不过杰希,你能答应,真的令我很意外。”

他微仰的脸沐浴在月色之下,眉似轻轻蹙起,恍惚间王杰希觉得似曾相识,一如当年山巅的初见。

此刻喻文州没有身着军装,反倒是一件简单的黑衬衣加身,那件令他再熟悉不过的衬衣,硬生生堵回了他原本备在喉间的呵斥。

这也很令我意外。

但在很久以前,我就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心意。王杰希想说。

他脑子原本就被喻文州的告白弄得晕晕乎乎的,此刻情感更是居于上风。他根本无心监控机器人——他需要时间,来好好理理两人之间的关系。

 

 

“喻文州,我是一名医生,或许现在你并不这样称呼我,但我这一辈子,都认为自己是一名医生。”

“作为医生,我不可能杀人,更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人死在我面前。”

“但你,让那个女孩死在了我面前。”

当年他回到联盟之后,朝喻文州扔下了这一大段话。彼时他正处在气头上,想都没想就扬长而去。

于是他也没想到,喻文州记下了这段话,同时也走向了和他背道而驰的方向,以一模一样的姿态,头也不回地离开。

自此之后他认为,他这一生都不可能与王杰希再有交集,他平静地面对第一次告白的失败,因为他知道他几乎永远也不可能成功。

——王杰希有王杰希的追求,他也有他的坚守。

他把心意深埋,却未料到那种子最终开花结果,蚕食尽他的理智,让他精心布下一个长达数年的局。

他知道时光会将爱恨冲淡,可他不想赌——他一定要王杰希这个人与他的心。

 

 

他忽然想起年少时偶然瞥得古卷一语,从此刻在心上入木三分。

 

 

——“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啧啧,文州你啊,情深不寿啊。”

熟悉的语气,熟悉的声音。

甚至说,熟悉的病房。

“没事,多躺几天就好了,那个机器人帮你挡了大半攻击。唉,真是可惜,我好不容易做的。”

眼前这个人是,叶修?等等,叶修?

他回来了?

“叶会长,好久不见。”他先垂眸看了眼手上的输液管,又抬起头向面前人笑道。

“王杰希伤好之后就回微草了,这间病房离你探查的地方最近,于是就空出来了。”叶修说。

伤好了所以走了?喻文州有点惆怅地想,上次是他甩王杰希,这回轮到王杰希甩他了。

他还记得当时他正面对着被解冻的尸体,携带着数以万计病毒的血水差点就溅上他。危急之时他听到那人大喊一声“文州!”机器人瞬间就把他撞开到一旁的冰层上,他仅仅只是跌落冰窟受了皮外伤。

——其实本来也不该跌落的,只是那声“文州”让他心跳漏跳了一拍而已。

“既然伤不重的话,我可不可以今天就出院?”喻文州心说连自己都染上了这个老走神的毛病,等回过神来,他向病床旁的叶修询问道。

叶修闻言则是摆了摆手,一幅随你吧的态度。

 

 

王杰希稍俯身,指尖带着金属链条绕过喻文州的颈部肌肤,最后清脆声响落定,啪嗒扣上。

 

 

漫天星光一点点涌入喻文州的眼眸中,那片星光广大而浩瀚,似可照亮这前路万里,未来无限。

“Staring at you.”

磁性而富有魔力的声音跃入耳里,星子悄无声息地汇集在一起,仿若凭空跳出几朵星云。喻文州想到梵高的名画《星空》——他与王杰希提过,那是他最欣赏的一幅画。

星光渐次暗下,又无声无息地归于寂灭,天空又成永夜。

——远方忽然驶来一颗流星,到亮度最盛时又归于深邃的黑。

那种神秘、摄人心魄的黑,像极了一个人的眼眸。原本那瞳中空无一物,而此刻随着眼眸一点点地勾勒出来,那瞳孔深处原本淡淡的剪影,越发明显。

——那是喻文州。从身着黑衬衫的他到身着军装的他,他的身影由大到占据满整个瞳孔一直到消失在地平线边。

原来,这是王杰希对于他的心意。

他看着天幕中那人的眼眸高悬如月,看着他的身影在王杰希的眼中波光明灭,唇角笑意一直盈盈挂着,最后更是攀上了眉梢。

 

 

不用怀疑,这一定是王杰希为他精心准备的礼物。

精巧的星月挂链,黑曜石与月光石的完美搭配,设计得无可挑剔——简约却精致,夺目却不张扬,一如他喜欢的那个人。

 

“Staring at you?”他垂着头没去看身后的人,心中忍不住窃笑——想出这么浪漫的告白方式,真是难为他了。

“杰希,我一直以为你的眼里只有天空和大地,父母和亲人。”

“以前,我在你的眼中,永远看不到我自己。”

“这多像个梦啊…你说是吧?能抱我一下吗?我有点不真实感。”

他的语声在空气中流离,恍若坠入梦境般不真切。

在这窄仄而阗静的小巷,那一瞬的告白轻敲人的心弦,令彼此一霎有千山万水难言。

 

 

“‘Nobody`s ever loved anybody as much asI love you.’”

杰希,我要告诉你,我对你的爱,无人能及。

“‘My heart,the bird of thewildermess,has found its sky in your eyes.’”

王杰希突然用手扣住面前人的臂弯让他转过身来与自己四目相对,两人身躯之间只相隔毫厘。他发了狠把喻文州推到墙上,左手却小心地护住对方后脑以阻挡冲击。

他几乎是贴着喻文州的唇说的这句话。

“我也读过很多关于泰戈尔的作品。”他不轻不重地咬了下对方的唇角。

那人唇角的笑意在他眼前荡啊荡,似羽毛般轻轻扫过他的心,为之一颤。

“是吗?所以你想说你情话技能并不比我弱?”

转眼间两人位置又进行了一次交换,只是这次被抵在墙上的是王杰希。他甚至没时间诧异形势为什么会突然反转,因为下一刻那人的气息便逼上前来,清淡的迷迭香在舌尖打转,连喉结都觉得痒。

“杰希,你猜对我的心意了。确实,比起你的眼中倒映着万千星辰,我更愿意你的眼底只有我的存在。”

“杰希?”

“王杰希?”

“王教授!”

喻文州终于忍不住一声喝了过去——但其实王杰希根本就近在咫尺,只是脑袋里神思跑到天外去了。

“文州?”喻文州这一叫总算是使他回过神来了,但他觉得回过神来其实也并不好,因为那人的笑怎么看怎么暧昧。

要不是现在还大雪飘飞适宜系着几乎只露出眼睛的围巾, 他脖子上的红痕准能让联盟那些人八卦个大半年。

有时候真觉得那不过是一夜情——因为醒来的第二天早上两人就被联盟一个电话叫到了俄罗斯执行任务,说来他俩也有好多年没一起执行过任务了,上次不算,那不过是一个机器人。

王杰希抛下个疑问句之后就自顾自想去了,差点没意识到那个人拉着自己一路小跑到建筑后方。

他被人抵在墙上,那人的吐息温热,白气在他面前飘飘渺渺。

“杰希,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他似乎老是能猜到自己在想什么,王杰希不禁想笑,刚才自己还在怀疑那不过是一夜情,没想到对方登时就来和他确认心意。

 

 

大概彼此能心意相通到永恒的吧,已经跨过那么长那么深的沟壑,终于抵达彼岸星光。

这一场长达七年的局,终究是结束了。

而他们将携手走过下一场风雨,为下一个故事谱写开端。

Fin.

完结啦…后续可能还会改因为第一次写喻王。总之很感谢阅读我文章的朋友~谢谢大家啦~

评论
热度(22)
© 君生吾息 | Powered by LOFTER